魏灭蜀与克里米亚战斗

来源:中国国防报作者:张翚 曹爱永义务编辑:宋丽丽
2020-02-13 14:32

敌虚,则我必为奇

魏灭蜀与克里米亚战斗

■张翚 曹爱永

魏军主力在剑阁关吸引蜀军主力,保护邓艾的迂回行动。

原 典

《百战奇略》奇战篇原文为:凡战,所谓奇者,攻其无备,出其不料也。交兵之际,惊前掩后,冲东击西,使敌莫知所备。如此,则胜。法(《唐太宗李卫公问对》)曰:“敌虚,则我必为奇。”

奇战篇认为,“奇”就是要在仇人毫无预备的情况下实施进击,在仇人料想不到的时间、地点采取行动。作战中,在前面惊扰仇人,从眼前狙击仇人,在东边虚张气势,从西边提议猛攻,使仇人防不堪防,如此便可获胜。即,发明仇人脆弱的地方,就必定要出奇制胜。

战 例

《百战奇略》奇战篇所附战例为三国末期魏灭蜀之战。公元263年,魏国派大年夜军进攻蜀国。魏将钟会率魏军主力攻入汉中,妄图攻下蜀国都城成都,灭亡蜀国,却被蜀将姜维率主力阻挡在剑阁关外。为打破僵局,魏将邓艾率万余精锐部队从阴平(今甘肃省文县西北)走险僻巷子经德阳亭(今四川省剑阁县西北)到涪城(今四川省绵阳市涪城区),绕过剑阁关进入蜀国腹地。邓艾率部在荒无火食之地艰苦跋涉七百余里,屡次濒临绝境,但终究攻下成都门户江油(今四川省江油市),随后打到成首都下,蜀后主刘禅屈膝投降,蜀国灭亡。

在2014年的克里米亚战斗中,俄罗斯部队为出奇制胜、躲过北约监控,采取出奇制胜的计谋佯动。俄军对外传播鼓吹要在北极地区展开大年夜范围练习,调动大年夜批部队和军用列车开往乌拉尔。在列车抵达目标地后,北约谍报人员才发明车厢是空的,俄军精锐部队此时已进入克里米亚。同时,混入乌克兰国防部的俄谍报人员,抢先向驻克里米亚乌军下达不准开仗的假敕令,在乌克兰当局随后命令乌军开仗时,驻克里米亚乌军指示官被前后抵触的敕令弄得蒙头转向,就在他们试图查明情况时,乌军曾经溃退,俄罗斯控制了全部克里米亚。

计谋分析

正面合营。孙子说:“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。”意指作战以正兵当敌,以奇兵取胜。没有佯顺敌意的“正合”,就很难完成出敌不料的“奇胜”。平日情况下,“正合”属佯动之举,关键在“取信于敌”。想让仇人去做你等待的事,就应先去做仇人等待的事;想让仇人服从调遣,最好先朝与我方目标相反的偏向行动;没法使敌信赖我方“假招数”,就难以隐蔽我方“真举措”。要出奇制胜,先得经过过程“正合”形成仇人的“不料”或“无备”。

邓艾率部迂回、狙击成功的一个重要缘由,就是魏军主力在剑阁关偏向吸引、牵制了蜀军主力,形成蜀国前方充实无备。俄军之所以可以或许瞒天过海,也是因大年夜批调动部队、军用列车困惑了北约谍报机构,从计谋上掩盖了俄军光复克里米亚的真实意图。

“善动敌者,形之,敌必从之;予之,敌必取之。”善于调动仇人,用假象困惑仇人,仇人就会上钩服从调遣;用小利引导仇人,仇人就会上以后来攫取。所以,争夺“奇胜”,起首应做好“正合”。

公道冒险。“奇”与“正”相反相成,“奇”与“险”相伴相生。所谓“出奇三分险”,古今中外的败仗,特别是那些以少胜多、以弱胜强的战例,常常都是在“正合”的基本上,求新求变、涉险出奇而取胜的。

邓艾亲率万余精锐从阴平迂回,走的就是一步“险棋”,成果魏军批亢捣虚、直下成都、一举灭蜀。克里米亚战斗中,俄罗斯采取多种计谋欺骗与威慑办法,应用各类手段展开大年夜范围心思战、言论争、司法战,并快速隐蔽安排特战部队,控制计谋要点,牢牢掌握主动,终究光复克里米亚。俄罗斯的各种举措,令北约决定计划体系体例反响不及,既没法尽快做出精确断定,更谈不上妥当应对。

克劳塞维茨说:“面对战斗中的弗成预理性,优良的指示员必备两大年夜要素:第一,即使在最阴霾的时辰,也具有可以或许发明一线微光的慧眼;第二,勇于跟随这一线微光进步。”战斗是奥秘的“万花筒”,不时辰刻充斥着各类变数,一味求稳不敢冒险,不只轻易错掉战机,还能够堕入更大年夜主动,乃至完全掉败。所以,出奇制胜既要有发明“微光”的聪明,也要有跟随“微光”进步的勇气。

技巧支撑。以后,新一轮科技与家当革命蓬勃鼓起,战斗形状也加快向信息化、智能化偏向改变,是以,出奇制胜的作战指导也应强调技巧的重要性。应用敌手不熟悉或想不到的新兵器、新设备和新技巧忽然提议进攻,将成为将来作战的重要方法之一。

2015岁尾,叙利亚当局军在俄罗斯战斗机械人的增援下强攻极端权势扼守的754.5洼地,成为世界上第一场以机械工资主的攻坚战。俄罗斯应用空地协同展开侦查、目标指导和火力攻击,保证战斗机械人的作战行动,仰仗技巧忽然性,实施一边倒的非对称作战,击毙70余名极端分子,叙当局军仅4人受伤。

比拟传统的战术突袭,技巧突袭的感化如今不容小觑,轻可逆转态势,重则锁定胜局,日趋成为现代战斗的“破局利刃”乃至“定音之锤”。将来战斗中,技巧突袭的感化会加倍凸显,值得惹起各国部队看重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